若教眼底无离恨,不信人间有白头。

文前邪教预警!
八纮稣浥×误芭蕉
八纮稣浥×误芭蕉
八纮稣浥×误芭蕉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送给自家策师的,文笔略渣,食用愉快(。・ω・。)ノ♡

八纮稣浥的梦一向是黑白的。
沉色冰冷单调至极。
每个人都会有些不堪回首的过往。他说他从未在乎过,但亦只有他自己知道,每一夜的梦境重复着些什么。
灰色的绝望在不断的重复中麻木,他已能够在梦中不动声色冷静等待梦醒,醒来后他永远是鳍鳞会宗酋,运筹帷幄。
在遇见她之前。
八纮稣浥其实也是个执念太过的人。
“策师此来,八纮稣浥有失远迎。”他隐在浮情道若有若无的迷雾后,语气礼节疏远。她粉衣纤眸偏生飒然之气,鸦睫下缥碧长眸流转一眼却难忘。
那一夜,他梦...

上坟

昔苍白突然不见了踪影。
离上一次大规模扫荡一年未满,正是多事之秋余波未平。
谁也没有提防到。毕竟他自回来就一直待在浮情道,不声不响地低垂着眼帘,如个安静极了的少年,只有当抬眼看人时,狠戾之气才会毫无保留地倾泻而出——这两种截然不同的感觉,皆不应是他。
他的失踪陡然添了几分紧张气氛。
八纮稣浥却阻止了所有想去寻他的人。
“他会回来的。”
在众人离去后他才缓缓起身,从容出了浮情道。
昔日血流如地狱之所空阔一片,连斑驳的低矮石碑也如此显眼。
更醒目的身负刀剑的白衣少年。
“苍白。”
少年略略回了回首,竟也看不清神情是冷似无悲无恸或是难得寂寥寞然,只那周身死气昭示人已非昨。
昔苍白,到底还是死了。

——
我想说什么呢……
就...

当是宿命

(一)
眼前突然一黑。那一瞬间昔苍白以为自己是遇袭了。醒来时,他却仍在鳍鳞会,门外人来来往往,一如往常。
只是……他轻微地皱了皱眉,迟疑了一瞬,忽的猛然推了门就向西北方向跑,引了许多人侧目。
但当看清他去的方向后他们都只微笑着摇了摇头,继续手中的活儿。
据点渐渐远了,小村落入了视野,他却突然停步不前。瞳孔一张,内心便掀起一阵惊涛骇浪。
熟悉的村落,安宁的模样。
不…不可能,这不可能。
惊这种情绪已经很久未曾出现在他身上过了,久到连他自己也几乎以为这种情绪已然消失。
昔苍白已经死了,早在父母惨遭凌迟之时就已死了,他不会再有任何感情——除了仇恨。
但,他同样不可能认错——那是他自幼生长的地方,那是...

你当是那种模样

你当是那种模样。
你当是意气风发的少年侠客,成天跟梦虬孙像是要满世界跑的。你眸底炽烈的火足以照亮任何人心底的每一个角落,无所畏惧,无所闪躲,直截地闯进来,暖而非灼人。
臭小子,以为我不晓得么?你会皱着眉头咬着笔杆苦恼是不是要寄封家书回来,却不知如何交代,最后总是为了腾出手衔着笔打闹了一个下午,墨汁四溅。那几张纸每一张上都只存了一句“父母亲大人膝下”和或大或小的墨迹。随意揉成团丢去,白白浪费几张宣纸,然后自己规规矩矩跑回家听训。反正你是知道的,甚至无需认错,只要眯一眯眸没心没肺地笑一笑,大概就没有人再会忍心惩罚你。
永远那么像个小孩子呀你。
人说吃一堑长一智,却永远没有人在这一点上招架得住你。
臭小子,小...

若死当于战

所有人都说,昔苍白回来以后,完全变了个人。
他最常做的事就是成日地坐在门下的石阶上,长久安静地半垂着眼帘,一言不发,缓慢而仔细擦拭着那对刀剑。
白衣浅栗长发再次被整理得当,不见回来时几乎看不出原色的斑斑血迹。他只沉默着重复手中的动作,不悲不恸,冷静地让人反觉可怖。
一刀一剑被擦拭得雪亮鉴人, 同样安静地横在膝上——他每出行任务一次,戾气便重上几分。
他越来越沉默偏激,一双眼眸依旧明亮,却是刀刃仇恨的冷火锋芒。敢靠近他的人越来越少。
它们本是没有名字的,毕竟交给昔苍白起想来也是起不出什么正常名字——像他那样吊儿郎当的不正经模样。
他曾那么爱笑,眼眸一眯一弯,笑意止不住就要溢出来,明朗如一缕光,具有穿透一切密...

凌迟

血很少。却从未见过那样浓烈的红,炽烈得一直灼到心头,令整个人止不住的颤抖。
一场醒不来的噩梦。
……
“第五十三刀!”
有人在嬉笑,有人在大声如同炫耀,有人几近疯狂。喧嚣得使人恍惚又惊惶。
残肢碎肉被随意丢在地上,少年被大力狠狠遏住动弹不得,半跪在泥地之上,白衣沾了尘土与垢,却固执地抬头一直盯着看那两个人。胸口处胸骨分明,一根一根白惨惨的,隔着一层薄膜,心,无力地跳动着。
舌早已被割下,那凄厉不似人的惨呼却一直萦绕在耳畔。
亦狰狞不似人。
昔苍白。他们像是想这样叫道,带着无尽的恨与期望。
可是,是谁在唤我?
紧咬牙关,血一滴一滴缓缓从唇角溢出淌下滴落,浑身冰冷。
……
“第四百八十五刀!”
人形全无。
他一直死死盯着,一...

【伏婴师×如月影】

[阁下来到海波浪,意欲为何呢?]
[为了你。]
如盖榕树下,白衣纯净安谧。
长睫轻颤,微阖的眸缓缓睁开,是如水如月般的静,包容万物的怜悯。
此刻,眸中只清晰映出魔者身姿,便再无其他。

[吾是不是你需要的人,现下定论太早。]
静坐抬手,清茶沉下点点岁月。

[饮了这杯茶,再走罢。]

强推

要是没看过正剧,我就信了……
太虐(ಥ_ಥ)
【元邪皇X雪山银燕】当得宿命 BY渣渣玉阳君 UP主: 逆时运行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5077680

原创诗号-手痒产物

银朱.岁殀桃:

兵燹诛兰灼血滟,赩骨拨弦祝黄泉。

-

荼白.三月影:

入月三航恸苍生,日月掌宿,岁岁梦西洲。

-

雪青.婳烽燧:

朔风刹解黯兵意,炽苍寥,丹青袤。

锦绣未了寒衣命,君心邈,瞰天嚣。

-

塚素.饮风止

三途不绝七苦续,岁越无烬饮风止。

-

霞玉.步轻寒

步启时驻慑战镗,剑斩苍日三寸芒。

杀色归鸿弑亡鸦,尘衿隽骨任轻寒。


戏录存档-[绝杀少司命风姽焉]

坐于高山绝壁之上,短刀系于腰间,长刀斜斜深插入山石之中,凛冽寒光耀目。身侧唯薄薄的云气缭绕,携着清冷的空气将她一层一层包裹起来,轻柔得不由分说,终至隐没。

阳光不会眷顾这里。

“呼——”背倚山石,仰颈饮下瓶中酒,长长地吐出了一口浊气。

身下万丈悬崖,湍流长河。

迤逦景色千百年都未曾变过。

这样寂静到冷。

却是这样,才会略略放下些一直紧绷的心。

“刀比人可要好得多。”微眯着狭长双眸,晃了晃酒瓶中为数不多的烈酒,自语着,忽地翻身一把擎起长刀。左臂诎支山石,右掌握凶刀横于眸前,妩媚长眸中也倏然染上了凌厉寒霜。

“至少刀,永远忠诚。”将剩余的酒缓缓浇至刀上,漠然看其从刀柄缓缓滑至刀尖,...

© 猗与折寒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