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天地者,万物之逆旅。

    老爷子不是走啦,他是去成为自己的神了。

    可我还是很难过,不知道说什么才好,感觉就像一个一直陪伴着自己的长辈突然离开了一样。在江湖逝去之后,宇宙终于也落幕了。

    我舍不得你,我最爱的超级英雄。

    一路走好。

    We all love you in our hearts and mourn you forever.

【野尘】无题





    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




    他冒着凛冽风雪,涉越千山万水,侧身穿过数多光阴下的衣香鬓影、悲欢离合,开赴一场千年前遗下的一生盟约。


    连一丝犹豫,姬野径直俯身轻轻拾起了半掩尘中的腐朽铁片,仿佛一早就知道它一定会在那儿,等着正确的人在合适的时机将它身上蒙裹上的泥泞一一拭去。一切都自然到理所应当、天经地义。


    “……阿苏勒。”


    姬野的声音干涩地回荡在漫天大雪下,寂静空谷中。六出飘零,...

金老先生,一路走好。

“今番良晤,豪兴不浅,他日江湖相逢,再当杯酒言欢。咱们就此别过。”

独孤不朽,令狐无双。

《有匪》部分剧情句子整理——「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


【一】

  “慢着,二位哥哥先别吵——那么曹宁遇伏,究竟是死了没有?”
  人群一静,方才讨论得热火朝天的那几位都闭了嘴。
  这时,只听一个角落里坐着的老者幽幽地开了口,道:“那曹宁恐怕是跑了。”那老者声音十分奇特,好似生锈的铁器摩擦在砂纸上,听着叫人浑身难受。周翡举杯的手一顿,寻声望去,只见那老者面貌十分丑陋,半张脸连同脖颈喉咙处有一道凶险的伤疤,看得出是刀剑留下的痕迹,除此以外,他两侧太阳穴微鼓,目中精光内敛,内家功夫应该颇有造诣。
  周翡一眼扫过去,那老者立刻便察觉到了,与她对视一眼后,冲她浅浅一点头,接着说道:“除了斥候以外,周大人有时也差...

《有匪》部分剧情句子整理——「清晨鼓棹过江去,千里相思明月楼」


【一】

  正是太平时有太平时的活法,战乱时有战乱时的活法,市井乡野间诸多泼皮无赖手段,恍若天生,那些人们便如那悬崖峭壁石块下的野草一般,虽称不上郁郁葱葱,可好歹也总还是活的。

————————————————————
【二】

  就在李妍踟蹰间,突然,那方才还在讨饶的老掌柜蓦地上前一步,从怀中摸出一截双节棍来!

  “哗啦”一声轻响,那双节棍横空而出,精准地挂在了那红袍人与刘有良兵刃之间,当空打了个旋,将两人的动作短暂地定住了。

  红袍人怒道:“老匹夫,你敢!”

  他猛一拂袖,轻易便将掌柜的双节棍甩脱,那干瘪的老头顺势一侧...

    白居过隙,巍澜可期。

【网空】来自网中人的三行情书

我死,还能活。
你死,还能活么?
臭小子。

【野尘】记脑洞——「颠倒梦想」HE版


    ——如果把《九州缥缈录》倒过来读。

    那一年火雷原上,美丽的羽人告别了蛮族大君赴身天启。几日后,有刺客刺杀燮羽烈帝未果,传闻皇帝令人意外地沉默着驱散了所有追捕刺客的卫士。

    据说那刺客是个极美的女人。

    她生着一双纯白羽翼,一眼看上去高贵到不容亵渎,与刺客形象毫不搭边。

    眼角噙着泪光。

    次年,燮羽烈帝做出了即使千百年后依旧让人无比惊诧的决定,盛年之时禅位其弟。他脱下...

人间不值得,但朱老师值得。

初颜:

人间不值得,但朱老师值得
真的是相见恨晚,但是幸好最后还是没有错过,未来还有很多个十年,我都会一直陪在他身边,爱上朱老师,我很幸运

    愿我将士奋武在前,战无不胜。

                    ——《大英雄时代》

    祝高考凯旋。

© –逆旅主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