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天地者,万物之逆旅。

人间不值得,但朱老师值得。

初颜:

人间不值得,但朱老师值得
真的是相见恨晚,但是幸好最后还是没有错过,未来还有很多个十年,我都会一直陪在他身边,爱上朱老师,我很幸运

    愿我将士奋武在前,战无不胜。

                    ——《大英雄时代》

    祝高考凯旋。

《有匪》部分剧情句子整理——「诗万卷,酒千觞」


【一】

  “我相信天无绝人之路。”周翡一字一顿地说道,“没有‘归阳丹’,指不定还有‘归阴丹’,如果我是你,大药谷也好,海天一色也好,我都会一直追查,查到死。就算最终功败垂成,我也能闭上眼,二十年后还能顶天立地。”

————————————————————
【二】

  当人尚未入山,望向远方春山脉脉,只会觉得山峰绵延,温柔如美人脊背,道虽长,却并不阻,前路俱在掉下,轻易便能抵达。

  可是只有经过了漫长的跋涉,先经历了一番“望山跑死马”的煎熬,再终于抵达山脚下的人,才得以窥见高峰千仞入云真容,有些人会绝望,甚至会生出此生至此、再难一步的颓丧。

—————...

《有匪》部分剧情句子整理——「孤光自照,肝胆皆冰雪」

【一】

  “人得知道自己吃几碗饭,倘若都是栋梁,谁来做劈柴?”

————————————————————
【二】

  “阿翡,”谢允道,“人这一辈子都在想着回家,我明白。”

————————————————————
【三】

  “你开口说话的时候,一方面要明察秋毫,要态度坚定。”

  “但是当你走到拔刀的那一步时,就闭嘴、闭眼,把你整个神魂都凝结在刀刃上。不要想输赢,也不要想结果。”

————————————————————
【四】

  那木桌上的茶杯整整齐齐地一字排开,鱼老看起来好像一如往常,只是在偷懒闭目养神而已,随时可能一脸不...

《有匪》部分剧情句子整理——「黄尘老尽英雄」


【一】

  时无英雄,竟使竖子成名。

————————————————————
【二】

  “后来我才知道,我无端挑衅之前,殷前辈刚刚打发过北狗,当年身上本就带了伤,又遭我逼迫,不得已带伤而来。可即使这样,我仍然不及,比武时,他本可以杀我,却宁可震碎自己的剑,让自己伤上加伤,也没把我怎么样。我记得他当时说过一句话……”

  周翡问道:“什么?”

  “他说‘虽说是江山代有才人出,可以后几十年,必定是不好过的年头,你们这些后生们,往后有的是刀枪火海要闯,怎能无端折在我手里?’”

————————————————————
【三】

  纪云...

【九州】记脑洞——旧时代落幕之楼炎篇


    突然想看……

    想看老狼主被驱赶到北方后蛰伏在荒凉的朱诺雪峰,他那么凶狠的人也会坐在粗糙的岩石上展着羊皮卷,仔细地去看去记他外孙的画像,想象他们火堆旁的稚嫩模样。那是他最疼爱的女儿生下的孩子,他的勒摩,就像草原上盛开的龙血花一样美丽动人——他会不会有一瞬柔和眉眼?即使他是草原上传说的恶魔,是白狼团主人,是朔北狼主,但他的心中依旧有最后一角尚未冻结于万丈冰峰之下。外公……他是这清秀柔弱的孩子的外公。因而他才会对阵后放回阿苏勒,纵回这个青铜之血的传承者。

    老狼总是期待着小狼磨砺爪牙,...

《有匪》部分剧情句子整理——「浊酒一杯家万里」


【一】

  “我辈中人,无拘无束,不礼不法,流芳百代不必,遗嶼臭嶼万嶼年无妨,但求无愧于天,无愧于地,无愧于己!”

————————————————————
【二】

  周翡拍拍身上的土跳了起来,仍然往那根立柱下走去。

  她连片刻的犹豫都没有,能三年如一日,便能三十年如一日,便能三百年如一日——摇山撼海未尝不可,何况李瑾容只是她摘花台上的一道关卡而已。

  李瑾容终于吝啬地对她点了一下头。

————————————————————
【三】

  “山外又有高山,永远没有人敢自称天下第一。但是你要知道,每一座高山都是爹娘生、肉骨做,都牙...

《有匪》部分剧情句子整理——「山雨欲来风满楼」


–文案–

  “终有一天,你会跨过静谧无声的洗墨江,离开群山环抱的旧桃源,来到无边阴霾的夜空之下。你会目睹无数不可攀爬之山相继倾覆,不可逾越之海干涸成田,你要记得,你的命运悬在刀尖上,而刀尖须得永远向前。”

  “愿你在冷铁卷刃前,得以窥见天光。”

————————————————————
【一】

  “什么狗怂脾气,跟你娘一模一样。”周以棠叹了口气,拍拍她的后脑勺,忽地又说道,“二十年前,北都奸相曹仲昆谋逆篡位,当年文武官员十二人拼死护着幼主离宫,往南以天堑为界,建了如今的南朝后昭,自此兵祸连年,苛政如虎。”

  周以棠这个毛病恐怕好不了了,聊...

盯着这句话笑了一下午哈哈哈哈哈哈
洪武那代的张起灵话唠得很有毒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摘录·重启213

  两个人在那个山洞的两端久久的相望,陈文锦先转身离开。三叔默默的站了很久。


  那个执念中的文锦支撑他到了此刻,却在见到自己真正爱人的时候,发现她并不需要自己,多年的一厢情愿化解了信念,也终于看到了岁月中自己的可笑。

  三叔穷尽一生没有拯救文锦,文锦自己拯救了自己。

  我愿意相信三叔是一直爱着文锦的,因为他离开的时候,我看到他的眼中似乎会有眼泪,但是他笑了一下。

  并不是苦笑。

  没有比看到你没事而坚强更让人高兴了,虽然我做...

© –逆旅主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