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可闭于一胡桃壳内,而仍自认我是个无疆限之君主。

忆念尽

于是入梦,于是尘梦皆忘,忘了抛弃,忘了少年执着的恨与不甘。

于是梦醒,于是五味再起,忆起幼童形状时窗边悄窥得父母离去背影不敢相认,忆起缚咒下望不尽的黑暗与触不到的虚无,忆起抛弃。

于是无常喜怒,于是兀自而笑,不要再叫了,我醒着,我一直都是醒着的。那些跨越暗夜的,属于我的记忆终将回还于我,即使是最深的痛与恨,都是我必须刻入骨髓,勒魂入灵的执意。

从头到尾,消失了的,只是我。

只有我。

你也曾想过救我么?

却是我早已戮世饮血,堕身摩罗。

须臾之雾尽散,惟暗金独眸亮似焰自焚己身。

何妨?

我的归路,我的家,还在么?

只有那场梦中,夜还是和以前一样的冷。

夜末,云掩光未现。

沉默而望,不能及的远方。

平生意念消磨尽,昨夜因何入梦来。

——————
取题自“平生忆念消磨尽,昨夜因何入梦来?”
这大概就是空帝在漂流途中某个夜晚梦醒忽忆起过往的心理活动。
平生忆念消磨尽,昨夜因何入梦来。

评论(1)
热度(9)

© 猗与折寒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