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可闭于一胡桃壳内,而仍自认我是个无疆限之君主。

山河重启旧狼烟

静。

密室间唯有水滴落下时的滴答声响。黄铜制造的皇极经天仪被水滴的力量推动,无数雕刻着尺度和符号的铜轮围绕轴心旋转。

天地星命,俱在其中。

除却,那两个空白圆周。

白发少女裹在黑袍之中,星盘在她身下随时辰缓缓运转,四围一片黑暗无他,唯有星空浩瀚璀璨,带着常人无法理解的复杂讯息配合星辰轨迹一丝不落地倒映在少女沉静的眸中。

她长久地专注注视着这片深沉星空。

“西门,你在看哪颗星?”

“破军,它与我的计算,差了三厘。”

“是因为太阴吧……代表死亡的星辰,”白须老者低低叹道,“西门,你还是想计算它么?”

“在我的精神溃散前,我想要知悉它的奥秘,洞彻这个世界的变化。”西门也静收回了眸光,转而投向皇极经天仪,平静叙述般,“老师,只要有了那本书,我就能在皇极经天仪上添上最后一个十字圆。”然后洞悉一切。

“不,”老者却轻而坚定地摇头,“……还不是时候。”

少女略略有些失望地点了点头,转而将眸光再次转予星空,她的情绪似是十分寡淡又或是已经无数次得到了这样的答复,在短短一瞬的失望后便又重归如水沉静。
星光自巨大的铜铸屋顶缺口洒落,纷纷扬扬如雪沙似雾尘,在半空中缓慢地浮动。

是鸿蒙初开,天地双静。

西门翠绿色的眼眸在星光下越发清亮明澈,娇小身躯隐在黑袍之下,纤细手中的笔在纸上不停地沙沙记录。星辰或是命运,在此无所遁行。

又是漫长的沉默。

“西门。”

老者抚须,沉步登上星盘,与少女并肩,浑浊双眼在与星光相接后犹如驱散迷雾放出充满生命力之光。

西门也静接过话头:“是斗六。”

她的声音渐渐显得有些渺渺幽幽了起来,回荡在密室中如寒海涟漪,“是战事大兴。”

翠如上好玉色,春潭无风,其中印景,却是九州烽火,四海狼烟。

在青州森林中,仰首望见星野诸神的搏杀,于是望见血与泪,望见一切皆渺渺然的未来。

齿轮紧咬,分分合合无声推进中的是——

“……开始了罢。”

群雄逐鹿。

——————
西门的日常
一.看星星;
二.“老师!谷玄七式!(☆_☆)”
后来又添了
三.“大都护,头痛就要多嗑药x”焚药ing

咳……
我就是真的想问……
有没有扩列……
扩列……

评论(3)
热度(9)

© 猗与折寒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