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可闭于一胡桃壳内,而仍自认我是个无疆限之君主。

        “以正道之名,行杀戮之实,掩盖真相更是错上加错,我不能认同!”

         ……

         “上杉恒矢,调查失职,应负全部罪责,判——流放。”

         紧紧抿唇,无言语,眼眸中的光黯淡一瞬,少年孑然离去的瘦弱背影在阳光下投下了黑影,沉默中无限拉长。

         “……恒矢,”长老语重心长,苍老而疲惫,“这是为你好。”

         “去吧……”

         他离去时,除那柄名唤“赎业”的刀,再无他物随身。

         荒凉流放之地。

         “恒矢,放弃吧,事关十八名流声望,你……”

         如此不放心地紧追不舍……你们所在意的,不过是那些虚伪名声。

         何曾留过那一丝的歉意悔过,给予无辜逝去的生命?

         简陋草屋,抱剑倚壁,抬眼越过聒噪不舍的虚伪去望向滚滚江水,无声勾唇不屑一哂。

         名流们眉角的浮夸弧度实在令人失笑,强装大义声音不由自主越拔越高。

         简直像是村妇般的无理取闹。

         额微靠在刀柄处,眸光所在似乎是盯着浩浩汤汤大江之水发呆,仿佛是周遭一切忽然失了声,听不见丑恶言语。

         只有孤僻少年清冷声线简洁了当如散珠坠地,拒绝:

         “不。”

         骤闻,刀剑齐出鞘,收回视线,阴沉扭曲的面孔,不加掩饰。

         是罪,是孽。

         “哈。”独对江岚兀自一笑,无言旋身佩剑逆手一文字——

         风,须臾剑光杀声起。

         翳云聚,将雨。

         江水翻涌,十步溅血。

         剑影血光相织,倏然,暗箭灼眼。

         下意识抬手拂过眼角,猝来痛感。

         滚烫。看不见己身血迹如泪纵横蔓延清秀面容,竟生几分恶鬼狠戾。视线不由自主模糊涣散,尽力凝起最后一眼扫视,血一滴一滴自眼眶淌坠尘土,渲染深沉之色。绝境下眼神戾极生寒。

         强拄剑以支撑。

         “动手。”

         视野渐渐黑暗。

         冰冷江水将少年紧紧拥抱,蓦地感受不到了疼痛,意识最后模糊间看见天地混沌不安浮动,血色罪业浸染河山。

         这才是,真正的世界。

         世人皆知东瀛武道有三条龙,竹风之龙、朦月之胧、黑海之泷。一者以风弘扬侠义,一者如月深藏不露,一者为海……偿还罪孽。

         「上杉恒矢早已被你们所杀,吾名——霏泷。」

         雨,骤落。

         浪人盲者抱剑而来,声喑哑。

         “赎业,开斩。”

评论
热度(3)

© 猗与折寒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