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天地者,万物之逆旅。

【野尘】别后遥传临海盏


  此时相望不相闻,愿逐月华流照君。


  大君每年的这时候总会带酒到天拓海峡来,不准任何人跟从。

  火云轻轻吐了吐鼻息,在不远处小幅度地来回踏步。

  大君在大部分时间里只保持沉默,静静坐在海崖边,眼神没有焦点地投向对岸。他很少说话,因而也少有人知道他在想些什么。

  才是刚刚开春的时候,雪尚有一处没一处地覆在荒原之上,在融化的边缘倔强而固执地支撑着洁白形状。空气中弥漫着湿漉漉的轻雾水汽,几乎打湿了他的睫毛,料峭寒意犹然未散,并着遥遥牧人的歌声,幽幽然相萦成不可分离的一束,如烟般缥缥缈缈被风无意携来,又是极具北陆特色的苍茫。

  海面起伏。他在无言中独饮下了半坛的青阳魂,才慢慢地站起身来。

  “天拓海峡……那里,”他一手揽过靠近的火云,轻柔抚了抚马鬓,一手指向某处粗糙低石,突然出声,“…我有个朋友,很好很好的朋友……当年就是从那儿上岸的。”

  “为了来看我,他一个人,在海上漂了三个月。”

  “天拓海峡是什么地方……别人有大船都不敢独自出海,他就只靠那一块破木板。”

  火云烈驹难得驯服垂首不动,任由主人拎着半坛酒,似是有些醉了般低低絮絮。

  “他总爱说我傻……其实他跟我……半斤八两。”

  然而只是区区半坛烈酒,酒量使他被迫清醒至极。几缕寒风悄悄探入坛中,好酒醇烈,它们转悠了几圈,无心去听青阳大君断断续续的低语,兴高采烈偷走了些许酒香后便继续赶路。有谁在听他说话呢?风想,这个人看起来,奇怪又孤独。

  且无名哀怆。

  “我们曾约定每年开春一起乘船过海,一起喝酒纵歌,”大君顿了顿,“后来……”

  后来,就没有后来了。

  史书中的华族皇帝与青阳大君终于定下了一生的盟约,但不是在南淮听了无数次的戏文所唱那样,英雄相契惺惺相惜完美结局,而是界碑下背向而行的两道身影,穹顶之下荒草萋萋。

  非死,不复相见。

  “……但我总还想和他一起喝酒,”大君松开了火云,任它无趣地走开,自顾自说话,声音却越来越低了下去,“像…以前……”

  最后,连风也听不见了。


  吕归尘上前了几步,目力依旧直直投向明知达不到的远方,慢慢、慢慢地倾腕将剩下的半坛烈酒全数倒予了崖下沧海。

  神色极为认真。

  那便如此兑现罢。

  三樽入海,融汇四方。纵不相见,也能邀你共饮过此生河山,天下入盏。

  就这样罢。

  就这样罢!

  当最后一滴酒倒尽,已不再年轻的青阳大君蓦地大笑了起来:“姬野,你我,共饮此杯!”

  他看不到海峡的另一头。



  “我曾和阿苏勒约定过,开春了就一道喝酒去。”

  皇帝站在海峡边,他没有偏回头,但西门也静知道这是在同她说话。她不作任何回应,只是递了一樽已斟得满满的酒盏过去。

  是青阳魂。

  皇帝依旧没有回头,那双幽寒的黑色眼瞳直直盯着海平面,犹如下一刻海天相接之处就会出现一艘小船,船上有一个清秀的蛮族少年,一壶酒,然后那少年就会遥遥地向他招手,不管岸上的人看得到或看不到就含笑比口型道,姬野,我们喝酒去。他的眼神温和坚定,熟悉到皇帝一晃神几乎要信了。但就在他几欲开口应答时,那眼神变回了最后一面时如海一般的沉静,暗蕴他不敢回忆的浓烈的哀伤。

  皇帝才恍惚间想起,他们都已不再年轻。

  随意一扬手,一道弧线连酒带樽一齐抛入了汹涌海浪之中。

  “也算没有失约了罢。”他又在岸边立了一会儿。即将落日,海面由幽深近墨的蓝被渲染上了一层淡淡的金辉,他最后深深望了一眼,沉默着转身离去。

  西门也静的声音从背后传来:“明年还来么?”

  “不,”他却拒绝得冰冷而迅速到令人意外,“......永远不会再来了。”

  皇帝有一双点漆般的黑瞳,很少有人敢和他对视……曾经有,但皇帝与那人都知道他们此生都不可能再对视了。无论友善或敌意。

  大燮旗帜在风中猎猎招展,西门也静无声叹了口气。她低头看了看捏在手中的算筹,又望了一眼对岸。

  算筹所示,应是此刻故人再逢。是算错了,还是错过了?星象者也不知道。

  毕竟,他们也都看不到海峡的另一头。



  皇极经天派传人出色的运算能力是不值得怀疑的。

  只是天拓海峡到底还是太远,故极目远眺也望不到彼岸,因而所有人都在无意间错失了彼此生命中最后一次相望。唯海风掠过,静默见证了这一场完美的错过、天神的无情玩笑。

  所幸那醇厚烈酒尚明白如何弥补。它们张开怀抱与水交融相拥,历过无数骇浪惊澜,竭尽全力不知疲倦,拼命奔向对方。

  所幸终也能相赴相会,如少年时紧紧相握的手,感受着彼此掌心的温度,相交相织,再共趋万里江山。



  史册不载,别后遥传临海盏。天地虽不语,然天地知晓。

  史册不书,再逢茫茫两不见。雪浪虽不言,然五湖已并志,四海皆共饮。

  蓦然回首处,也无风雨也无晴。



——————————

啃了组织大半年的粮终于良心发现想起要交党费了(。)

等…放假了再修……

自暴自弃式把自己蒙在被子里.jpg


评论(4)
热度(90)

© –逆旅主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