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天地者,万物之逆旅。

《有匪》部分剧情句子整理——「山雨欲来风满楼」


–文案–

  “终有一天,你会跨过静谧无声的洗墨江,离开群山环抱的旧桃源,来到无边阴霾的夜空之下。你会目睹无数不可攀爬之山相继倾覆,不可逾越之海干涸成田,你要记得,你的命运悬在刀尖上,而刀尖须得永远向前。”

  “愿你在冷铁卷刃前,得以窥见天光。”

————————————————————
【一】

  “什么狗怂脾气,跟你娘一模一样。”周以棠叹了口气,拍拍她的后脑勺,忽地又说道,“二十年前,北都奸相曹仲昆谋逆篡位,当年文武官员十二人拼死护着幼主离宫,往南以天堑为界,建了如今的南朝后昭,自此兵祸连年,苛政如虎。”

  周以棠这个毛病恐怕好不了了,聊天侃大山也得来个“起兴”——也就是正题之前要先东拉西扯一段,这会听他莫名其妙地讲起了古,周翡也没有出言打断,十分习以为常地木着脸听。

  “各地不平者纷纷揭竿而起,可惜不敌北都伪朝鹰犬,这些人里有的死了,有的避入蜀山,投奔了你外公,于是伪帝曹贼挥师入蜀,自此将我四十八寨打成‘匪类’,你外公乃是当世英豪,听了那曹贼所谓‘圣旨’,大笑一通后命人竖起四十八寨的大旗,自封‘占山王’,干脆坐实了‘土匪’二字。”周以棠话音一顿,转身看着周翡,淡淡地说道,“跟你说这些陈年旧事,是为了告诉你,哪怕头顶着一个‘匪’,你身上流的也是英雄的血,不是什么打家劫舍的草寇强梁之流,也不要堕了你外公的一世英名。”

————————————————————
【二】

  李妍抹了一把眼泪:“他们都说江里的鱼老其实是个活了一千年的大鲶鱼精,要是被逮起来,会不会给涮锅吃了呀?”

  鱼老挽着袖子,在旁边干咳了一声。

  李妍这才发现旁边还有人,抬头看了看这五短身材的小老头,她颇为不好意思地从李瑾容怀里钻出来,十分有礼地打招呼道:“老公公您好,您是谁呀?”

  老公公笑容可掬地答道:“大鲶鱼精。”

  李妍:“……”

————————————————————
【三】

  “鲲鹏浅滩之困,苍龙折角之痛,我等河鲫听不明白,先生不必跟夏虫语冰。”

————————————————————
【四】

  周以棠的目光转向李瑾容,两人之间相隔几步,却突然有些相顾无言的意思。

  周以棠低声道:“阿翡,你把树上的令牌给爹摘下来。”

  周翡不明所以,回头看了看李瑾容。

  她从未在李瑾容脸上看见过这样的神色,伤心也说不上伤心,比起方才抓她时的暴怒,李瑾容这会甚至已经平静了下来,只是双肩微微前塌,一身盛气凌人的盔甲所剩无几,几乎要露出肉体凡胎相来。

  李瑾容哑声道:“你不是说,恩情已偿了么?既然恩怨已经两讫……”

  “瑾容,”周以棠轻轻地打断她,“他活着,我们俩是恩怨两讫,我避走蜀中,与他黄泉不见。如今他没了,生死两隔,陈年旧事便一笔揭过了,你明白么?”

  李瑾容面色倏地变了——他知道!

  周以棠知道梁绍死了,那么那些……她费尽心机压下的、外来的风风雨雨呢?

  他是不是也默不作声的心里有数?

  李瑾容不是她懵懵懂懂的小女儿,仅就只言片语,她就明白了方才谢允与周以棠那几句机锋。

  “听不见我笛声的,不是我要找的人”——她早该明白,周以棠这样的人,怎么肯十几年如一日地偏安一隅、“闭目塞听”呢?

  李瑾容愣了许久,然后她微微仰起头,借着这个动作,她将肩膀重新打开,好似披上了一件铁垫肩,半晌,轻轻地呵出一口气来。

  周翡看见她飞快地眨了几下眼,然后垂下目光,对自己说道:“拿给你爹吧。”

  那块旧令牌手感非常粗糙,周翡随便摸了一把,摸出了好几种兵刃留下的痕迹,这让那上面原本华丽古朴的篆刻透露出一点凝重的肃杀来。

  “先父在世时,哪怕插旗做匪,自污声名,也要给天下落魄人留住四十八寨这最后一块容身之地。”李瑾容正色道,“我们南北不靠,以十万大山为壁,洗墨江水为垒,有来犯者必诛杀之。先人遗命不敢违,所以四十八寨以外的地界,我们无友无故,无盟无党,就算是你也一样。”

  周以棠神色不动:“我明白。”

  李瑾容将双手拢入长袖中:“你要是走,从此以后,便与四十八寨再无瓜葛。”

  周翡猝然回头,睁大了眼睛。

  “我不会派人护送你,”李瑾容面无表情地说道,“此去金陵天高路远,世道又不太平,你且多留些日子,修书一封,叫他们来接你吧。”

  说完,她不再理会方才还喊打喊杀的谢允,也不管原地目瞪口呆的弟子们,甚至忘了打断周翡的腿,径自转身而去。

————————————————————
【五】

  “我记得我跟你说过‘鱼与熊掌不可兼得’。”周以棠看着她道。

  周翡不想听他扯些“舍生取义”之类的废话,充耳不闻地避开他的视线,手中长刀不住地打颤,发出“咯咯”的声音,然后毫无预兆地再次突然崩断,迸出的断刀狠狠地插在地上,那守卫用刀背压住了她的双肩。

  “我不是要跟你说‘舍生取义’,”周以棠隔着一扇铁门,静静地对她说道,“阿翡,‘取舍’不取决于你看重什么、不看重什么,因为它本就是强者之道,或是文成,或是武就,否则你就是蝼蚁,一生只能身不由己、随波逐流,还谈什么取舍,岂不是贻笑大方?好比今天,你说‘大不了不回来’,可你根本出不了这扇门,愿意留下还是愿意跟我走,由得了你么?”

  闻煜听周以棠与这女孩轻声细语地说话,还以为他要好言哄劝,谁知他说出了这么无情的一番话,别说那小小的女孩,就连他听着都刮得脸疼。

  周翡愣住,眼圈倏地红了,呆呆地看着周以棠。

  “好好长大吧。山水有相逢,山水不朽,只看你何时能自由来去了。”周以棠说道,“阿翡,爹走了,再会。”

评论
热度(56)
  1. 木鱼儿–逆旅主人– 转载了此文字

© –逆旅主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