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天地者,万物之逆旅。

【九州】记脑洞——旧时代落幕之楼炎篇


    突然想看……

    想看老狼主被驱赶到北方后蛰伏在荒凉的朱诺雪峰,他那么凶狠的人也会坐在粗糙的岩石上展着羊皮卷,仔细地去看去记他外孙的画像,想象他们火堆旁的稚嫩模样。那是他最疼爱的女儿生下的孩子,他的勒摩,就像草原上盛开的龙血花一样美丽动人——他会不会有一瞬柔和眉眼?即使他是草原上传说的恶魔,是白狼团主人,是朔北狼主,但他的心中依旧有最后一角尚未冻结于万丈冰峰之下。外公……他是这清秀柔弱的孩子的外公。因而他才会对阵后放回阿苏勒,纵回这个青铜之血的传承者。

    老狼总是期待着小狼磨砺爪牙,期待看到他们在腥血下的跌撞成长,然后终有一日负着沉重结痂的旧伤痕来问鼎新的头领之位。

    老狼主让这个单薄的孩子躺在膝头,他的长相眉眼像他的勒摩,但眼神却藏着青阳的豹魂。

    “我愚蠢的儿子,你难道看不出,他的眼神有多像吕嵩?”

    “他永远不会站在我们这边。”

    那是属于他独特的宽容期许。他老了,无法抗拒的衰老使他寂寞无比,白狼迎月长啸,雪耻之后他是这个时代残存下最后的英雄。不动如山的大君金位已如尘芥不值一提,古旧斧钺期待新生代的头狼。

    因而不由更遥想阿苏勒最后一夜带着青阳部和真颜部最后一万男人出战时他是否会划过一瞬惊赞微笑——甚至说如果他能看到阿苏勒几年后再次渡海归来,脱胎换骨平定各部,统一北陆登上大君王座时,他眼中的光。

    可惜,英雄亦怕“来不及”三字。他名列篡王,仅隔着后世史书唱词短短几行,没能亲眼等到新生的少年英雄重振旗鼓,没能来得及在北都城门口群狼簇拥下向那孩子冷冷抛下一声——

    “阿苏勒我的外孙,你果然没有让我失望。”

    在新时代开启前,老时代已提前落幕。

    后辈的成长,总在埋下父辈骨血的那一瞬。



————————————————————

被一句话惹出的脑洞。

大概……也许……只开不填(???)

老狼主的斧钺悬在头顶.jpg

评论(2)
热度(37)

© –逆旅主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