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可闭于一胡桃壳内,而仍自认我是个无疆限之君主。

戏录存档-[绝杀门少司命风姽焉结局]

七杀者,命主兴盛,惟身边亲近者皆夭。

血泪者,命主祸乱不祥。

七杀血泪相合,命中至毒至邪者,如是也。

其实她身边并没有多少亲近的人。她的所谓亲人早在其幼时便将其赶出家门,她的朋友......也所剩无几。

她的夜视极好,但这不是她的屋中从不点灯的原因。被氤氲墨色层层包裹着,安然阖上眼,如一个温暖的怀抱,心安。

她太爱这浓重的黑暗了,她告诉自己:少司命便是为这暗夜而生。

许是也因为在暗处待得太久了,她似乎,也渐渐开始看不清自己的心。

她最爱清冽的寒潭香。

寒潭一醉,最沉沦。

-

应故友邀,火色骑装,巴蜀天府行。眉眼中是鲜有的张扬飒飒,血泪妖冶,红衣欲燃,意外的相配之感。

这才应是本来的她。

[吾命数将至之时,当邀汝,共赏天府恢宏。]

[汝入黄泉之日,吾当盛装相送,不负此情。]

[哈,好极。好友,吾将于碧落备酒,恭候汝至。]

莫相忘。

寒潭一醉,最浮生。

-

[吾断不会活至垂垂老矣之时。无人需要的少司命,吾亦不需要。]

自巴蜀归,她直截去雪山之巅寻了另一故友,如是笑道。火色张扬,似燃魂,恍若要诉尽她一生不折的铮铮傲骨。

[素知老友爱刀,这双刀留与汝,最是妥当。]

曲指轻弹,泠泠清响,诀别曲。

奇山异水俱游遍,生死离别备尝尽。

夕阳余晖下背光回首一笑,是一生中最美的剪影。

渐行渐远,背影决然薄凉,毫无留恋,挺直的脊背如那被留在茫茫雪地上的长刀一般,清傲绝伦。

少司命从不需要怜悯与凄凉,风姽焉更不需要。

[老友,恕吾等自私。]

[孑然而来,孑然而去。]

醒目火色渐渐消失在天与地的尽头,再未出现过。没有人知道她去了哪儿,只知她必是永远留在了自己最好的岁月。

也没有人能听得见直至最后一刻,她笑着咽下最后一口气时轻声道的那句:

“本应如此。”

寒潭一醉,最时光。

-

[汝真是个疯子.]

[多谢夸奖.]

评论

© 猗与折寒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