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可闭于一胡桃壳内,而仍自认我是个无疆限之君主。

戏录存档-[绝杀少司命风姽焉]

坐于高山绝壁之上,短刀系于腰间,长刀斜斜深插入山石之中,凛冽寒光耀目。身侧唯薄薄的云气缭绕,携着清冷的空气将她一层一层包裹起来,轻柔得不由分说,终至隐没。

阳光不会眷顾这里。

“呼——”背倚山石,仰颈饮下瓶中酒,长长地吐出了一口浊气。

身下万丈悬崖,湍流长河。

迤逦景色千百年都未曾变过。

这样寂静到冷。

却是这样,才会略略放下些一直紧绷的心。

“刀比人可要好得多。”微眯着狭长双眸,晃了晃酒瓶中为数不多的烈酒,自语着,忽地翻身一把擎起长刀。左臂诎支山石,右掌握凶刀横于眸前,妩媚长眸中也倏然染上了凌厉寒霜。

“至少刀,永远忠诚。”将剩余的酒缓缓浇至刀上,漠然看其从刀柄缓缓滑至刀尖,点点将山石染作深色,“不是么?”

银辉灵舞不言。

吾平生挚友甚少,刀占一席。

满意地看长刀归鞘,仍然慵懒斜倚着山石,墨色长袍勾勒出修长身姿。

左眦下一滴妖邪血泪。

-

“呆的是够久了,”对身后做了个噤声动作,从容起身,拂了拂衣衫上的轻薄尘土,衣袂翩飞间掩去眸中幽然如寒井,“是该回去了。”

无应答。

她亦知道。

-

[哈,听说天山雪莲出世,极为难得.]

[有意思.]

评论

© 猗与折寒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