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可闭于一胡桃壳内,而仍自认我是个无疆限之君主。

【伏婴师×如月影】

[阁下来到海波浪,意欲为何呢?]
[为了你。]
如盖榕树下,白衣纯净安谧。
长睫轻颤,微阖的眸缓缓睁开,是如水如月般的静,包容万物的怜悯。
此刻,眸中只清晰映出魔者身姿,便再无其他。

[吾是不是你需要的人,现下定论太早。]
静坐抬手,清茶沉下点点岁月。

[饮了这杯茶,再走罢。]

评论
热度(4)

© 猗与折寒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