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天地者,万物之逆旅。

【野尘】记脑洞——「颠倒梦想」HE版


    ——如果把《九州缥缈录》倒过来读。

    那一年火雷原上,美丽的羽人告别了蛮族大君赴身天启。几日后,有刺客刺杀燮羽烈帝未果,传闻皇帝令人意外地沉默着驱散了所有追捕刺客的卫士。

    据说那刺客是个极美的女人。

    她生着一双纯白羽翼,一眼看上去高贵到不容亵渎,与刺客形象毫不搭边。

    眼角噙着泪光。

    次年,燮羽烈帝做出了即使千百年后依旧让人无比惊诧的决定,盛年之时禅位其弟。他脱下了沉重的皇帝衮服,像是卸下了镣铐枷锁,所有人沉默着注视他远去,注视他消失在斜阳尽头,注视他除却一柄虎牙长枪,身无长物,如当年少年独行无牵无挂。从此便是史册一页未解之谜,一段英雄传奇——再无人知道他的踪迹。

    那一年,蛮族大君孤身渡海而来。

    一张帆,一壶酒。

    故人有约,南淮相候。

    熙熙攘攘人间烟火下,两个青年携手穿越拥挤人群,一个眸色漆黑冰冷,一个神色温润和顺,一个独行浪客,一个贵人公子,分明应是冰与火的差别,凑在一起却奇异地起了溶合反应,一道化为潺潺清潭捧水,一旦交缠在一起便再难以分你我。

    上元灯宵,金吾不禁。橘色光晕均匀地披在两人肩头,如同在漫漫长夜下共享同一个篝火堆,共拥同一份温暖。如同灯下的人本就是一个共同体,怀揣着同一份热血与壮志,即使时移势迁亦从未动摇更改,天涯比邻从未分离。

    到了此时,又有谁会在意谁是燮羽烈王,谁又是青阳大君呢?

    破风声。

    两个栗子分别准确地砸到了两人的后脑。抬头,羽人姑娘倚在小楼上狡黠一笑,黑衣刺客蹲在小案边,匆忙抬头龇牙咧嘴朝下面两人一笑,继续低头,握刀的手现下忙于剥栗子大业,无暇顾他。

    上一次见面,还在刀剑之下。

    但谁又在意这些呢?

    他们不约而同相视大笑出声。那个深夜南淮的街头,又见肆意的狂奔与呼喊,笑声将幽幽漆黑夜色生生撕裂。

    不再少年的人,不减当年轻狂。

    身材娇小的黑袍星相家坐在小楼顶青瓦上,头顶星幕,手里捏着算筹却未摆开,她同白衣公子一道看着下方街道里飞快跑动追逐的身影,挂着自己都未察觉的一抹笑意。

    这一刻,神的旨意都显得不那么重要了。

    南淮,真的是个人间天堂啊。她想。

    “跟我比一场。”

    铁颜觉得今天自己的世界观都已经被重塑了一遍。华族皇帝、羽族姬武神……哦还有蛮族大君,原来这场度假都是有集体预谋的么?

    ……真教人害怕。

    他干眨了眨眼,看着面前那个黑瞳男人,一时没能反应过来。

    “跟我比一场,”男人倒也不恼,倒提着长枪沉声地重复了一遍,“比过了……就让你带走阿苏勒。”

     围观几人都是一副“看热闹不嫌事儿大最好热闹越闹越大”的表情,连当事人之一的吕归尘也只是对铁颜温和笑了笑,算是默认纵容了。

     铁颜:“……”

    夙星天际,一夜无眠却丝毫不见疲惫之色,虎牙起式,一悍天地。

    枪影雷霆,招式呼啸映入的是围观人的眼,刻入的是有情人的心。

    四围寂静,阿苏勒的视线追随着姬野收枪走到他面前。他们之间仅是一步的距离。阿苏勒慢慢抬手鼓掌,清脆掌声穿过凌晨隐隐的雾气露水,像初见懵懂稚童之时执拗不肯停下,在一片白眼厌恶避之不及中奉上一份真心青眼,一直到黑衣男人突然伸臂紧紧把他勒进怀里才不得不止息。

    小楼里的同伴透过竹窗看着,默契送上绝对的静默,不作打扰。

    “……阿苏勒。”

    “姬野,我在。”

    那一年,吕归尘又挂帆渡海而去,蛮族大君依旧是蛮族大君。

    姬野扛着枪游荡在九州大地。

    羽然在南淮定居了下来。

    龙襄回了天罗,但最常干的事却是赖在南淮一边跟祖宗斗嘴一边替祖宗跑腿卖栗子——祖宗的名字叫羽然。

    西门也静回到隐藏在青州森林深处的观星台,为浩瀚星盘添上最后一个圆,此后孤身幽居,再未外出过。

    项空月还是那副浊世佳公子的模样,一边周游各地,看看异处风情,一边写写游记,写完了一卷就连同当地的特产小玩意儿一道往青州寄。

    不知此后海上是否还会再起一叶风帆?

    不管是或不是,南淮数日亦足以温故一生。

    犹记那日,酒香微浓,花红合嗅,故人相候。

——————————————
看到四大名著倒读的段子突然想到的,修了修重发出来。
既然有HE版本脑洞,我的意思是……还有BE版……【顶锅盖】
等我抽了懒筋后再回来填坑(?)
涉及也许有野尘、襄羽、项西门
嘿×3

评论(4)
热度(101)

© –逆旅主人– | Powered by LOFTER